俏丽女星演“人造妻子”惊艳网友但这新片震慑人心细思极恐

由蔡明郭达主演、冯小刚编剧的《机器人趣话》在除夕夜上映,立即引发了全国观众的热议。

无独有偶,最近一部电影也采用了与《机器人趣话》类似的设定,以机器人妻子为剧情主题。

与蔡明小品的幽默风格相比,这部电影使用了更具突破性的尺度,给我们带来了更刺激的感官冲击。

在单身男性迫不及待地体验“老婆的诱惑”后,一场关于人造人的大讨论开始了。

除了还原“丧妻之人”梅雷迪思的面容,她还有魔鬼般的身材,外在条件让男人目瞪口呆。

通过机器人独特的梦境模式,你可以在梦中穿梭不同的场景,学习如何做一个好妻子。

顺便说一下,机器人女士的女演员埃莱娜康博里斯在她的形象中有一些真正的芭比视觉感。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发现大部分机器人都有明显的反抗意识,怀疑背后有组织的指使。

虽然很多被送回基地的女性机器人被抹去了,但是自我觉醒的基因已经刻进了骨髓。

随着自我意识的觉醒,机器人女人的大脑不断工作,甚至开始创造一些没有编程的爱好。

从自称“梅雷迪思”(男方亡妻的名字)到表达自己为“我”,女方的自我意识在潜意识里也有所提升。

被丈夫送到基地后,女主意外得到了一个避免被身旁的女机器人抹去的“方法”:把记忆保存在梦中。

原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梅雷迪思并不是男人的妻子,而是对方迫不及待的异性中的一员。

在欲望的作用下,男子杀死了梅雷迪思的男朋友也是顺着这层关系,女主终于在云端记忆里了解了真相;,并逼迫女子就范。

在对方宁死不屈的条件下,这个又爱又恨的男人杀了这个女人,按照她的形象做了一个机器人。

得知所有真相后,我已经在意识上继承了梅雷迪思的小三,也继承了我对她丈夫的“恨”。

当未来的人工智能发展到可以学习人的意识的时候,人类会不会被吃回去,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女神妮可基德曼主演的电影《复制娇妻》中,就为我们异想天开地塑造了一个满人造妻子的世界。

在妮可基德曼饰演的女主与丈夫搬到某小镇后,却惊觉此处的女性都是被注入芯片的“改造人”。

这群人造妻子不仅对丈夫百依百顺,还有着“刷卡就能吐钱”的人型ATM设定,一系列剧情令人大开眼界。

而相比剧情侧重猎奇谐趣的《复制娇妻》,《仿生人妻子》则在保留人造人设定的同时,注入更严肃的思考:

除了拥有类似人类的皮肤外表,高度智能化的ERICA有着与人类很接近的多种微表情。

更可怕的是,她还可以持续升级系统适应周边环境,并根据测试反馈改进自己的程序。

这个号称拥有“独立意识”的ERICA,也一度成为日本网红,并受邀出席过综艺…

当然了,目前的ERICA仍存在行走不便等多个问题,且实际用途并非用在所谓的“人造妻子”方向。

当几十亿男性的梦想或在未来照进现实时,《仿生人妻子》也通过剧情先抛出3个醒目问题。

如何利用规则规范“仿生人妻”的使用,避免不落入坏人之手,显然是个大课题。

而当仿生人群体越积越多,人类是否有足够手段确保局面不失控,也是个大问题。

从异的满足到繁衍欲望的延伸,折射在仿生人工业的背后,是人性肉眼可见的贪婪。

仿生伴侣对人类妻子意味着什么? 汽车之于马、飞机之于汽车、枪之于剑。(指取代对方的作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